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3.树妖
作者:鱼之水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4-18
    奶茶店开业的第一天上午,顾客很少,店内只有几个被叶谨白俊秀容貌迷昏头的小姑娘,叶谨白正在调一杯珍珠奶茶,忽然听见店里顾客发出愉快笑声。

    叶谨白调好奶茶抬头,瞧见一大一小两只黑猫打成一团,砰一下撞开门滚进来,那么响一声,叶谨白听着都觉得疼,然而这样也不能阻止两只猫继续打架,撞倒一个凳子后,两只猫陷入对峙状态。

    叶谨白将奶茶送到顾客面前,然后在两只猫旁边蹲下,很无奈——这样怎么请出去?直接丢出去可以吗?

    他一蹲下,个头小些的黑猫在对峙中还抽空出来对他“喵”了一声,打招呼一样,而在它偏头的一瞬间,对面那只大黑猫啪一爪子把小黑猫的脸给怼地上了,得意洋洋地叫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叶谨白“……”他总觉得这只大点的黑猫特别眼熟,想了想,这不就是那天晚上见到的黑猫吗?

    小黑猫大怒,翻身就要亮爪子,不过大黑猫有体型力量压制,小黑猫连翻身都没翻起来,只能执着地挥舞爪子,尾巴甩得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叶谨白一看小黑猫被欺负得狠了,不得不伸出手将两只分开,他不担心被咬或是被抓,因为这只大黑猫是妖怪,那只小黑猫应该也是,有理智不会随便伤人。

    果然他一伸手,大黑猫就抬起爪子放开小猫,没等叶谨白松口气,小黑猫上身抬起,两爪抱住大猫的脖子,往下一摔!

    叶谨白默默缩回手,这两只保持着抱在一起的姿势沉默一秒后,迅速扭打起来。

    店里仅有的几个顾客都忍不住笑起来,拿起手机悄悄拍摄——帅哥和萌物,多养眼的组合。

    正当叶谨白头疼的时候,店门被人轻轻叩响,叶谨白抬头,裴夙含笑站在店门外。

    打得天昏地暗的两只一抬头,大猫明显僵住了。

    叶谨白连忙站起来:“裴先生。”

    裴夙推门而入,看都没看脚底下僵硬的两只猫,“抱歉,我来找家里的猫。”

    叶谨白楞了一下,低头,脚下的两只猫已经分开了,大猫做作地抖了抖毛,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裴夙见他低头看猫,便道:“丑些的那个是我家的。”

    大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谨白迟疑片刻后指了指大猫:“这个?”原来不是裴先生本人,而是裴先生家的猫。

    大猫:“……”妈的,我哪里比这只小崽子丑?

    小猫蹲坐在叶谨白脚边,嘲笑地瞄了一声,眼看大猫要奓毛,裴夙凤眼微垂,接收到裴夙视线的大猫老老实实趴下来。

    裴夙找回了猫,推门离开的时候,叶谨白叫住了对方,裴夙回头看着他,叶谨白指了指他的手腕,“您的帕子松了。”

    裴夙左手的手腕上系着一条黑色的帕子,此刻打的结松了,欲坠不坠地挂在他的手腕上,裴夙拨弄了两下,一只手系不起来,于是折身走到叶谨白面前将左手递给他,“能帮一下忙吗?”他一靠近,那股矜贵里透着点苦涩的熏香便将叶谨白包围住。

    这样的要求对于见面没超过两次的陌生人,是有些逾越了的,系手帕这样的动作未免太亲昵体贴了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是美色惑人,还是熏香勾魂,叶谨白没有拒绝,为他系上了手帕。他的帕子很长,叶谨白绕了几圈才将帕子系上。

    裴夙在他低头的时候,轻声道:“最近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叶谨白猛然抬头,裴夙对他笑笑,带着猫走了。

    最近小心?

    叶谨白慢慢皱起眉,等到了夜晚,他在店内仔细检查了一番后终于明白了裴夙的意思——他可能被妖怪盯上了。

    对方的妖气隐藏的非常好,叶谨白借助了“钟灵”才察觉到了对方踩点遗留下的妖气。非常精纯的妖气,妖气的主人绝不是那种两张符纸就能解决的小妖怪。

    但叶谨白不明白的是,他什么时候招惹了这样的大妖?

    后来的几天没有任何异常,每到深夜,他的小楼底下仍旧围着一群小妖怪。

    但今天不一样,已经十二点十一分,店门外常驻的小妖们全都不见了,叶谨白站在窗户前,整个小楼都笼罩在他新布下的结界中,如果此刻有人站在小楼外,就能看见整栋小楼都笼罩在一片朦朦胧胧的光里,偶有荧绿的光点飘散,像是惊飞的萤火。

    啪嗒

    啪嗒

    奇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半人半树的妖怪摇晃着树枝树叶,辨别着空气中的妖气,最终,他在四十五号店铺的门前停下了。

    树妖灰褐色的树皮龟裂,其上镶嵌着并不明显的五官,两条粗壮的枝干充作双腿支撑着身体,垂在身体两侧的却是人类的手臂,肌肤光滑细腻。

    然而它虽顶着这样狰狞怪异的外貌,那高高的树枝上却开着艳丽的花,一朵一朵开的拥拥簇簇,极尽妍丽。

    它辨别了一会儿,确定自己要找的就是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叶谨白和它对上了视线,树妖上前两步,柔韧的枝条抽在窗户上,盛开的花朵蓦地堆积在叶谨白面前,艳丽如流火。

    树妖女子般柔嫩的手臂抬起,叶谨白眼睁睁地看着它的手臂越拉越长,柔软的双手很快就达到了二楼的高度,重重拍击在叶谨白面前的窗户上。

    来自树妖的磅礴妖力与结界相撞,叶谨白立时一手按在结界上,正好在树妖的双手之间,注入灵力维持结界。

    一人一妖隔着结界开始互相角力,结界上不断泛起波纹,叶谨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对方的妖力太强悍,结界在对峙下渐渐薄弱,眼看结界就要破碎,叶谨白抿唇,果断收手,一把拉开窗户!

    结界轰然破碎!

    树妖挥舞着枝干,绽放的花朵纷落,瞬间化作漫天花雨利箭般射进屋内。

    叶谨白甩出一面符纸墙暂且挡了一波,然后取下自己的吊坠,赫然是那天封印鼠妖的印章。

    他急速念道:“我执一物,能表七字。”说罢抛出印章。

    面前的符纸墙恰好破碎!

    叶谨白面无惧色,一指花雨:“四字曰:冬!”

    娇嫩花瓣眨眼凋零,委顿成一地残红。

    印章由原本的白色转换成冰冷的透明,如同冰雕,几个眨眼的时间过后,又恢复白色。

    叶谨白一指树妖,“二字曰:夏!”

    那印转瞬又变为热烈的朱红,在树妖探进来的一根枝条上重重一磕,那根充满生机的树枝瞬间干枯,失去水分的叶片全部脱落。

    树妖抱住干枯的树枝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结界已经毁坏,再待在屋子里可能会损坏小楼。

    叶谨白索性握住印章,翻身从二楼直接跳了下去,那树妖已经退到对面,叶谨白便和他隔街对峙。

    树妖看着他,眼里满是怨毒,它抖着树枝,花叶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“恶毒的……人类。”

    叶谨白道:“先动手的明明是你。”

    树妖却冲他露出一口尖利的牙齿,树枝陡然合拢,那花瓣从树枝上散落,飞速旋转着将一人一妖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叶谨白逃脱不及,被花瓣围了起来,眼前的世界被一片鲜红取代,他完全看不清周围,而那树妖攻击不停,叶谨白身上的符纸也快用完了,身上被锋利的花瓣割开许多口子,白色衬衫下一道道细长伤口往外冒着细细密密的血珠。

    空气里弥漫着来自他血液的甜腻气息,叶谨白甚至能感受到街道两边有妖怪打开了窗户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叶谨白知道不能拖了,他的鲜血会引来更多的妖怪。

    他低头,幸好手中印章的朱红色终于完全褪去,叶谨白松手,印章悬空浮起。

    “四字曰:冬!”

    叶谨白双手结印,向下一压,印章灵光大绽。

    印章在高处悬停,转变为透明色,急速旋转的花叶蓦地冰封坠地,树妖和它的花叶一起,冰冻在这凛冬里了。

    这样森冷的寒意将风与声也一并冻结了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后,爆炸的灵力震碎了树妖布下的花瓣结界。

    叶谨白全身都是细细碎碎的伤口,失血过多使他眩晕,解决了树妖之后,叶谨白直接跪在了地上,印章失了灵力支撑,也从半空中摔落在他手边。

    寂静的长街接连响起吱呀的声音,是店铺里的妖怪店主们推开了门或者窗户,大妖小妖们聚在一起低声细语,目光却都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夹杂着食欲的,贪婪的目光尽数落在叶谨白身上,他现在头晕目眩,灵力抽空后几乎没有力气,可他还是站起来了,尽管唇色苍白,眼睛却明亮清澈,他指尖甚至还夹着一张微皱的符纸。

    所有觊觎着他的妖怪都知道他已经力竭了,然而就凭那一张符纸,一张不知道还能不能被催动的符纸,就足以让大部分蠢蠢欲动的妖怪老老实实待在原地。

    它们不是放弃了,只是在等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叶谨白站在街道中央,他没有进小楼,因为他知道,这些妖怪在寻找机会,一旦他表现出一点的畏惧怯懦,他就会被扑上来的妖怪们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镇住觊觎他的妖怪,哪怕他今晚活着走回了小楼,明天、后天……总有一天,他会某个妖怪吞吃入腹。

    妖怪们在等一个领头羊,而这只领头羊没有让他们等太久——穿着睡衣的男人走出了店门,他紧盯着叶谨白,眼睛是纯粹的金色,每走一步,他属于人的特点便少一分,等他走到叶谨白面前的时候,已经是一头巨大的银灰色野兽了。

    周围妖怪渐渐聚集起来,将叶谨白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叶谨白的手指不自觉地用力,最后一张符纸在他指尖发出微弱的灵光。

    他想今晚大概是要交代在这儿了,这时,身后的“覆舟”传来声响,叶谨白下意识回头,瞧见俊美的裴夙推开了窗户,正垂眸看着他。

    叶谨白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些窘迫,也许是因为他在楼上衣衫整齐,他在楼下狼狈不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