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2.裴夙
作者:鱼之水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4-18
    这世界上人和其他生物并存,妖怪化为人形,与人类共享这个世界,这一点叶谨白一直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从出生开始就因为体质问题不断撞邪,后来偶然间吞食了钟灵,在觊觎他的鬼怪面前终于不再那么无力。

    大学正式毕业的那天救了店铺原主人闻年生,闻年生并没有刻意隐瞒了自己妖怪的身份,被叶谨白察觉后就坦然承认了,最后去世时将斜阳街四十五号店铺的产权转让给了叶谨白。

    然而闻年生没有告诉他,这条街上所有的店铺都是妖怪开的!

    “他可能是忘了告诉你这件事,”顾鸿也就是隔壁店主,听完叶谨白的叙述后懒洋洋地答道,“年纪太大了,记性不好,而且……你在沛市的妖怪中,非常有名气,所以给了他你很了解妖怪的错觉吧。”

    叶谨白没有搞懂“他在妖怪中很有名气”和“他很了解妖怪”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。

    顾鸿伸了个懒腰:“不过也就是在一些小妖中很有名而已,要不是我偶尔听到小妖们谈论,也不会知道你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伸完懒腰,顾鸿拿起桌上的白瓷杯,放在手里仔细把玩,“这个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叶谨白拿起桌上的茶壶,将里面的水倒入瓷杯中,示意顾鸿注意瓷杯,顾深低头,瓷杯中透明的开水渐渐变成了很浅的绿色,顾鸿能闻到杯中水散发的香气,瞬间让他想起穿过四月山谷的风,诉说开在每一隅的花,趟过每一条缝隙的溪流,低语着高山融雪,树枝惊鸟。

    是“生”的味道。

    顾鸿端起瓷杯,抿了口里面的水,眼神微微变了——这杯水里确实蕴含着令所有生灵都着迷的生气,不过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这杯子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叶谨白笑了笑,“我自己做的。”他年幼时有一番奇遇,吞食了天地灵物“钟灵”,而后便有了这种奇特的能力。

    有这种能力,难怪在小妖中会这么有名气。顾鸿双手捧着杯子,问:“这个送我了?”

    叶谨白点点头,“不过这是消耗品,最多只能保持六天,六天之后,就会失去功效。”

    顾鸿惊奇地转了转杯子,还挺喜欢这个东西的,这样含有生机的水虽然不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好处,可生理和心理上的愉悦是不做假的。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这条街上开店的都是妖怪,而且都是大妖怪,到了晚上没人的时候有些小妖就会出来觅食,像你这样的人类在这里就像盘香气扑鼻的菜,是他们垂涎欲滴的美食。怎么样,要不要考虑搬出去?”

    搬出去?搬出去他能住哪里?他这些年越来越压不住自己的气息了,更容易被妖怪盯上,在斜阳街反而更好,起码这里都不是人类,不会被殃及。

    叶谨白拒绝了他的好意,回到自己的店铺后加紧整理房子,他要在这里开一家奶茶店,整条街现在只有街尾有一家奶茶店,离得够远。

    开店需要办不少证,还有一些必要的机器等,好在原来这间店铺是个茶馆,格局不需要改动,只要添置一些东西就可以了,这省下了一大笔开支。叶谨白从顾鸿处回来后就开始打扫卫生,然后又在外面跑了整整一天,天黑透的时候才回店里歇下来。

    叶谨白从顾鸿处得知,斜阳街每晚十一点之前所有面向人类的店面都会关闭,斜阳街外的结界会张开,早晨五点结界闭合,在结界张开的这段时间内普通人不会再进入斜阳街,而这个时间段就是妖怪们的狂欢了。结界关闭时,整条街的妖怪对人类来说都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现在是晚上八点半,屋里放了清新剂,叶谨白吃完饭,店内的腐臭气已经很淡了,但还是能闻到一点,好像是从院子里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叶谨白在院子里仔细转了一圈,确定臭气是一株枯萎了的植物上发出的,叶谨白盯着它看了半天,也没搞懂这是什么品种,因为它已经枯萎了,叶谨白拿来工具准备将它移除,铲子刚碰到泥土,叶谨白就惊喜地发现这株植物上有一片幼嫩的新叶,只有一片,但说明它还没有完全枯萎。

    发出臭气可能是因为它的根部已经腐烂了,但它还有一片新叶,也许没有死透,还有活过来的机会,植物的生命力总是特别旺盛。

    叶谨白连忙端来杯子,将其中淡绿色的水浇在根系上,他没养过植物,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草木,但叶谨白全心全意地希望它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也许明年它会开出很漂亮的花。

    叶谨白轻轻摸了摸它的茎秆,转身进去了。

    时针指向十一点的时候,街上已经完全没有行人了。叶谨白在门窗上贴了用鲜血画过的符纸,在楼梯上摆了阵法,一旦有妖怪踏入他会第一时间知道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也不会平静的。

    叶谨白今晚不打算睡,打散那些敢来捣乱的小妖才能放心。他也不可能干坐着,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木质的盒子,打开来里面都是一块块封好的陶土。他取出一块来,在灯光下一点一点将其捏成一个小小的猫咪。

    临近午夜,叶谨白将捏好的各种小玩意儿放好,等干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只“小猫咪”和送出去的瓷杯是一个用处,放在盛水的桶里,过一段时间后,桶里的水就会融入生机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窗子被敲响的声音,叶谨白警觉转头,窗台上蹲了一只黑猫,金绿色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……桌上的陶土猫咪。

    叶谨白这时才发现自己布下的符纸结界没有任何动静,他赶紧站起来往窗外看了看,果然,门外没有一只小妖。

    难道是这只猫赶走了其他小妖?叶谨白拿不准外面那只黑猫的来意,没敢开窗,只见那只黑猫站起来灵巧地走了两步,目光仍旧紧紧盯着桌上的陶土猫咪,似乎并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叶谨白拿起陶土猫咪左右晃了晃,黑猫的目光跟着他的手左右移动。叶谨白抽出符纸藏在袖中,然后慢慢打开了窗户,黑猫对他开窗的动作表现出吃惊,叶谨白在他面前放下陶土猫咪,然后轻轻关上了窗户。

    黑猫原地懵逼,歪头盯着陶土猫咪看了一会儿,踩了踩爪子,左右看看,尾巴一卷,带着陶土猫咪跳下了窗棂,叶谨白站在窗前看着它头也不回地进了对面的覆舟。

    覆舟的老板……

    叶谨白脑海里浮现出裴夙的身影,很困惑地歪了下头——难道裴先生是只猫?看上去不太像啊,这只黑猫从耳朵尖儿到尾巴尖儿都透着可爱,裴先生的话,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贵气十足,这两者完全没有相似点。

    还是说人不可貌相?叶谨白带着一脑袋困惑上床睡觉了。

    再说黑猫进了覆舟,迈着猫步提心吊胆穿过外间的店铺,到二楼的时候狠狠松了口气,刚要变回人形,就听见后面传来一道和缓的声音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黑猫原地僵硬,片刻后回过头,瞧见自家裴先生披着一件黑色外袍倚在门边,安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跑到对面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裴夙走到软软榻前,他一动,下摆、袖口还有下摆上金红的牡丹绣就随之摇曳,犹如风过花丛,枝蔓微动。

    黑猫低着头,悄悄把陶土猫咪往身后藏了藏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裴夙瞥了他一眼,神色间露出几分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黑猫变回人形,是一名俊秀的黑发男子,他走上前给裴夙斟了杯茶,讨好道:“我就是路过,路过而已。”

    裴夙接了茶杯,抿了一口,茶水里映着他微低的眉眼,神色间并没有什么波动。

    男子被他晾了一会儿后,委屈巴巴道:“我真的只是路过,顺便去看看当年从先生手里截走了钟灵的到底是何方神圣。”

    裴夙放下茶杯,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然后?呃……男子一瞬间卡壳,想了想道:“干脆把他抓过来炖了给先生补补身体吧,他吞了钟灵,效用跟钟灵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裴夙淡淡道:“我看你是在外面玩得心野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见他动怒,立马垂下头噤声。

    “手里拿的什么?”

    男子不情不愿地拿出陶土猫咪,裴夙只瞧了一眼,便知道这是刚捏的,还没干透呢,想也知道这是从哪拿来的了。

    裴夙从他手里拿走了陶土猫咪,白皙的手指捏着陶土猫咪,格外绮旎。

    男子欲言又止,眼睛乱转片刻后道:“先生,我看着这东西有古怪……”我不是拿来玩!我是研究!研究!

    裴夙将陶土猫咪放在手心,小猫咪捏得活灵活现,圆滚滚傻乎乎,完全能感受到捏塑它的人的用心,裴夙不自觉笑了笑,道:“长得跟你倒是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男子:“……我长得比它帅多了……先生!”

    裴夙没有把陶土猫咪还给他,而是手指微收,将陶土猫咪笼在掌心,起身进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男子蹲在地上,哀怨地盯着关闭的卧室门看了好一会儿,小声嘀咕:“我的猫……”